读客吧 > 前任无双 > 第三四三章 焦头烂额
    稍候,婢女过来奉上手机,“会长,图主笔。”

    金眉眉拿了手机走开到一旁,手机放在耳边笑道:“图主笔,我是琳琅商会金眉眉。”

    图巍乐呵呵的声音传来,“哎哟,金大财主,怎么会有空招呼我?”

    金眉眉笑道:“图主笔,要说财主,那也是您呐,您掌管诸界传送阵,做的可是独门垄断生意,我们用一趟的费用可不便宜啊,这诸界各地的传送阵一年下来,要说赚钱,谁比得上您?”

    图巍:“可不能这样说,那都是为了仙庭办事方便,仙庭在职人员往来,只要手持准许,可是分文不取的啊,这能量灵石的消耗费用可都是我监阵司出的。碰上个什么临时设置传送阵什么的,那都是我们监阵司掏钱。再说了,运营权都在各位大员的领地,收取的费用各地就要分走一半,我们能有几个钱,也就是干点跑腿的事,哪里要设阵了,哪里要维护修补了,都是我们自掏腰包,穷,比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金眉眉:“您就别喊穷了,手上握着权力,能穷哪去?我这不就被你们监阵司给为难住了。”

    图巍: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金眉眉:“我有点急事,要去一趟不阙城,谁知这传送阵不让走啊,问守卫是什么原因,都说不知道,我在想,是不是我琳琅商会平常对监阵司没打点到位得罪了谁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不阙城?”图巍愣了声。

    金眉眉:“是啊,不阙城。”

    图巍苦笑道:“那你可冤枉死我了,你又不是不知道,传送阵运营权不在监阵司手上,哪座阵在谁的地盘上就由谁负责,我们可管不了这个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那些守卫可能还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有些事情有人在背后压着,不好乱传。”

    金眉眉:“诸界传送阵的运转情况肯定都在您的掌握中,这传送阵有什么事您肯定是知道的,我是真有急事,您就行行好,给指条明路吧?”

    图巍默了默,问:“去不阙城,是为秦氏的事吧?”

    金眉眉笑道:“就知道您消息灵通。”

    图巍:“要去不阙城,你找我或找当地负责传送阵的人都没用,仙都这里只要合规矩就不存在阻拦你的事,问题出在不阙城那边,你和洛天河是老熟人,只要洛天河松口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金眉眉:“洛天河?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图巍:“凭你的消息渠道,你只要打听下就知道了,确切的说也不关洛天河的事,听说,我只是听说啊,不一定是真的,听说是火神寂澎烈搞出的事,以天霞城为中心的三十一座城,还有以不阙城为中心的二十八座城,所有的传送阵全部禁用了,还有所有的鲲船都一律禁飞了。”

    金眉眉愣住,心中大概清楚是怎么回事了,转而又笑道:“行,我心中有数了,改天再亲自登门拜访您。”

    图巍:“好,恭候。”

    结束通话后,金眉眉是真皱了眉头,嘀咕自语道:“寂澎烈啊寂澎烈,你这是把事情给搞大了,若是幻眼截不下来,我看你怎么收场,估计你这火神的位置也坐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婢女道:“会长,不阙城还去吗?”

    金眉眉:“五十九座城的鲲船禁飞、传送阵禁用,寂澎烈这是急眼了,没了针对的方向,只能是撒开了网去捞,这说明他心里没谱了,这不阙城我是不去都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又拿起手机找到了一个号码,直接拨了出去放在耳边等着。

    很快,电话通了,洛天河的声音传来,“眉眉?”

    金眉眉:“是我。洛城主,我要去一趟不阙城,你们那边的传送阵停止了传送,通融一下,放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洛天河:“这恐怕不行,你既然要亲自过来,事情你应该清楚,事是寂澎烈搞出来的,我也是接了仙域那边的令行事,这擅自通融的话,万一真让罗康安把幻眼给弄回来了,寂澎烈肯定要往我身上推责任,他背后的人是谁,你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金眉眉:“你当我愿意亲自跑去见一个小小秦氏?我这次去,就是做好给他擦屁股的准备的。你和昆广仙域那边知会一声,寂澎烈那边我现在跟他打招呼,他要是敢拦我,误了事,我看他怎么吞下去。”

    之后又一字一句的补了一句,“是大总管亲自交代我的。”

    洛天河妥协了,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终止了通话,金眉眉又一个电话直接打开了寂澎烈,把情况一讲,寂澎烈如她所料,愿意通融。

    原因也简单,谁把幻眼带去都有可能,这个金会长负责吞并秦氏的事,不太可能去砸自己的场子。

    话别时,金眉眉多问了一句,“神君,罗康安可有踪迹?”

    寂澎烈咬牙切齿道:“小贼奸诈,暂无踪迹,我就不信他能跑了,你去了不阙城尽量帮我拖住秦氏,给我点时间,不要急于割肉答应!”

    从语气里,金眉眉知道这位把事弄大了至今却无任何线索,已经是心烦意乱语气里是满满的急躁,估计现在是不得不考虑后果了,怕是已经后怕了。

    她叹了声,摇头着终止了通话。

    看她模样,知道情况不太理想,一旁婢女试着问道:“会长,罗康安真能把幻眼给带回去吗?”

    金眉眉冷哼了声,意味深长而叹:“幻眼别人找一颗都难,居然被他找到了两颗,幻境内外那么大的阵势都拦不住他,寂澎烈搞出这么大场面都抓不出丝毫的线索,寂澎烈一点方向都没有,两人交手根本不在一个路数上。幻眼能不能回去我不知道,但寂澎烈想揪出他恐怕是难了。他若是能回不阙城,我这次倒是要亲眼看看龙师雨教出了一个什么样的徒弟!”

    没多久,不阙城那边通融了,金眉眉一行的车队驶入了传送阵内……

    “我真的是去伏波城有急事啊!”

    “天古城那边,城主府召见啊,不能耽误啊!”

    传送阵前,一群人围着守卫理论。

    一人从人群中出来,跑到一辆车前,车窗降下,车内的南栖如安皱眉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办事随从道:“公子,说是不阙城那一带仙庭正在执行要事,暂停任何人员对那边的传送。”

    南栖如安:“我们南栖家族的人也不行吗?”

    办事随从道:“没用,他们也认识我,我说了,他们坚决不肯放行。”

    见南栖家族的招牌都不管用,南栖如安默了默道:“算了,慢就慢点,去买鲲船船票吧,就当是省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办事随从应下。

    一行车队调整方向,没开出多远,南栖如安接到了义父的电话。

    南栖文:“传送阵是不是用不了?”

    南栖如安:“是啊,说是不阙城那一带仙庭正在执行要事,我正准备去坐鲲船。”

    南栖文:“鬼的执行要事,都是寂澎烈搞出的破事,他把天霞城周围三十一城和不阙城周围二十八城的鲲船全部禁飞、传送阵全部禁用了,我也是刚才获悉家族人出行不畅了解了一下情况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南栖如安懂了,还是冲幻眼去的,吃惊不小道:“寂澎烈疯了吧,搞这么大场面?”

    “疯没疯不知道,还威胁到我们家族头上了,这次我看他怎么收场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罗康安已经逃出了铁犀境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清楚,怕是很有可能。铁犀境出入口基本上被暗中封锁了,人员已经没了轻易进出的可能,罗康安若没出来,怕是很难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寂澎烈这个蠢货,人捏在手中了,还能让跑掉。”

    “蠢倒不至于,蠢人坐不上那个位置,是轻敌了,高高在上惯了,压根没把罗康安给放在眼里,压根不认为罗康安能跑掉,但凡准备周全了,罗康安怎么可能连踪迹都发现不了就给跑了。正因为如此,是他的疏忽失职,他才急眼了。若是罗康安真有什么通天本事跑了,反倒不怨他,他也不至于因交不了差而着急。他以为搞出那么大的阵势就能捞出罗康安的踪迹,结果至今什么都没捞着,说明还是轻敌了,一个人身上栽两回,我看他现在也是焦头烂额了。”

    “鲲船也不行,那我去不阙城的事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先在传送阵那边等着,我这里找寂澎烈沟通一下,若实在不行,那你就跟秦仪视讯联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幻境中枢大殿内,寂澎烈一直守在地图前,不知把地图给看了多久,地图都快被他给看穿了,不时幽幽一叹,叹声中满是惆怅。

    “龙师啊龙师,你还真是教了个好徒弟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又是一声惆怅之际,羽千重快步来到,禀报道:“神君,南栖家族的家主南栖文联系了我,希望您能通融一下,让南栖家族的人经由传送阵去不阙城。”

    寂澎烈冷哼:“南栖家族背后搞鬼的嫌疑很大,还想通融他娘的传送阵,想把幻眼给弄去秦氏吗?当我傻子吗?”

    羽千重道:“南栖文说是为神君考虑,他是要派人去找秦氏,看能不能让秦氏交出罗康安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样说?”寂澎烈骤然转身。

    羽千重:“是。”

    寂澎烈捋须,“此事若真不是南栖家族配合,若真是秦氏在协助罗康安的话,秦氏恐怕还真的是知道罗康安弄回幻眼的路线,看来南栖家族被我一诈,是有点怕了。”胡子用力掐了一下,“这样,让他的人去,不过要严格检查,绝不许幻眼有进入不阙城境内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羽千重立刻拿出电话联系安排。

    这事刚了,羽千重刚放下的电话又响起,拿起接听后,声调都变了,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面对地图的寂澎烈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结束通话的羽千重立刻禀报道:“神君,幻眼的事出现了新情况,天霞城那边发现了一些线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