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客吧 > 一剑倾国 > 189、《纸鸢》
    岁月轮回反复,恰如纷洒而落的花瓣。憧憬于,天际中。

    朝着邂逅的幻境,女孩的手抓住了即将落水的男孩。

    假定的真相背后,是残酷的剑锋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放开……”男孩疯狂大喊。

    眼泪不停流下来。

    女孩摇头微笑。

    剑尖从她的胸膛冒出,滚烫的鲜血,溅了男孩满脸。血和泪混合着,浸染了碎裂的胸膛。

    撕心裂肺,始知伤痛。

    像那无法碰触的芦苇,忽然就随了夕阳消逝,跟风要去天涯,跟水要往海角,永不回头。矮草长了,丝缕的残烟牵系,像从荡里飞跃的定格的记忆。斜地里的网,抹去最后的慰藉,奋尽余力,终于被痛苦浸透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识得光亮,却由此认识了黑暗。

    意识沉入其中,渐渐泯灭,消亡,惟剩风中不知谁念的词儿,像孤魂野鬼的哀唱

    “古道白衣,轻弹红素,短歌微吟。清寒入骨,灯影映眉梢,是梦梁无归,十里桃花,流水青峰,你的回眸。遍写幽思,新墨浅!曲弹的谁寂寥?

    经年芳菲,轻拈夕露,流年刹那。乱世烽烟,折了几人腰,不灭巾帼火,征伐天下,金戈铁马,苍生谁负?沉吟至今,卿不负!剑舞的情飘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火字院。

    马关山颓然坐倒在地上,面色惨白,嘴角还在渗着血迹,额上几缕发丝脱落下来,使他粗犷的脸庞,更多了两分沧桑。血月刀的中间部位缺了一整块的刀刃,斜倒一边,如枯死的荒草,不剩半点灵性。

    “我败了!你杀了我吧!”他用嘶哑的嗓音,维护最后的尊严。

    雪天涯整个人除了发髻有些散乱以外,比前并无不同。他微微一笑,正要开口说话,却被一个急速的破空音打断。

    “刀下留人!”

    后头劲风凛冽,但来势虽然凶猛,却颇怀了几分仁慈。他转身用刀格挡,并不用真元。

    双方一触即分散,来人落地,又以更快速度闪到马关山身前,向雪天涯拱手苦笑道“在下连海长今,还请道兄手

    下留情才是。”

    雪天涯看到他手中折扇,又听到他复姓连海,笑着问“可是连海山庄的高弟?”

    “正是,敢问可是北斗第二宫的雪大侠?”连海长今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,”雪天涯摆了摆手,“大侠真是不敢当,我确实是雪天涯。早些年在人界,跟青衫兄把酒言欢笑傲江湖,可谓相交莫逆,连海山庄的子弟,自然也都是我雪天涯的朋友。不过话说回来,即便不是长今兄弟,我也并没有要杀这位兄弟的意思。原就是切磋,点到为止,如何要争的性命去。只不过职责在身,我奉命视察,但请二位就此退去,算我欠二位一个人情,这样如何呢?”

    这样一番话,已将大侠风范尽显无遗,当世绝数不出第二个。

    连海长今心怀钦佩,抱拳说道“雪大侠,若在往日,在下说不得要敬你几杯水酒;可今日却不同,在下若就此退去,虽保了马兄的性命,却又辜负了相交一场的燕兄。在下虽一介草莽,却也知道取舍,倘若在二者之间抉择,想必马兄来之前已是做好牺牲的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雪天涯吃惊道“莫非那燕离跟你相交更深不成?”

    连海长今摇头道“非也,倘若二者对换,在下也是如此抉择。”

    雪天涯恍然明白,点了点头,道“虽不愿与长今兄弟为敌,但职责所在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连海长今长笑一声,“能与雪大侠交手,实乃在下之幸!”折扇展开,黯然情境已由周身涌出,他知道雪天涯的厉害,一上手,就是最厉害的招式。

    黯然情境,为连海山庄绝学中灌顶法门,也称无情,法门的要旨,是要修行者狠心和所有情人断绝关系,使身心处于一种煎熬的苦痛之中,愈是强烈的渴望,愈是痛苦。更有甚者,会亲手杀死情人,让痛苦登临极致,从而化为灌顶之力,和星海取得共鸣,最后引星力降下灌顶。

    连海长今已完成第三次灌顶。这黯然情境,他已修行数年,只差最后一步,就可晋入“朝花夕拾”。而他的黯然情境,又跟普通的不同。他因为从神州来到阎浮,身边最亲近的人一个不剩,使他时常感到寂寞,即使在阎浮交了新的朋友,每逢佳节,仍然倍感孤单,也因此,他每对神州的情人多出一分思念,煎熬的苦痛,就更深一分,得不

    到的,总是在蠢蠢欲动,念而不得,其境界要比亲手杀死情人更高一筹,是以他的黯然情境,要比任何一个修行此法门的人更深,更痛,更可怕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黯然情境一经触发,连海长今的笑声即落了下去,前一刻还是朗朗青天,下一刻已乌云密布。说不出来一种怎样的苦痛,在那张漠然的脸上纠结,浓郁化不开的悲伤,从眼神流露。

    雪天涯忽然陷入一种巨大的哀痛之中,他想到了姬纸鸢的死,进而想到了自己的袖手旁观,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冷血动物。自责,懊悔,烦躁……这些平日里绝无踪迹的感情,一股脑地涌上来,使他的脸色变得非常古怪。

    “多情者,情深而不自知,多半是烦恼的来由。”连海长今的话声仿佛有种魔力,直钻入脑壳里。

    雪天涯鬼使神差地在心里赞同起来,又是姬纸鸢的身影挥散不去“爱使人疯狂,至死方休。”

    “至死方休啊……”连海长今长叹着。

    言语间,不知何时并拢的折扇,已朝雪天涯当胸打下去。这一扇劲力刚猛,连青花岩石板都要拍的粉碎,何况人之躯体,并不比之硬多少。

    马关山在一旁看的心脏“砰砰”直跳,心里知道,连海长今的修行体系,得到了完善,从今以后,他已无所谓招式了,跟他对敌的,除非能从黯然情境拔脱出来,否则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雪天涯应声倒地。

    黯然情境迅速消退。

    连海长今忙跑上去将雪天涯扶起来,“雪大侠,你没事吧?”他自忖并没有用很大力气。

    雪天涯拍了拍胸口,一副如梦初醒的模样,苦笑起来“黯然情境何时这样厉害了,我,我竟控制不住感情,这是何等……何等……”他一时想不到形容词,只得长叹,“罢了罢了,我阻不住你二人,只得放行,只望二位看在我的薄面上,少造杀戮,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目送二人离去,雪天涯神色逐渐变幻,嘴角轻微勾起来的笑容,略带玩味。

    ps到住处已十二点了。奔波应酬,实在没有办法。我现在很累,也很困,若是哪天熬不住断更,先道个歉了。

    。